设为首页 | 民大首页
微博    微信  
投稿热线:news.gxun.edu.cn
站内搜索:
 
民大要闻更多 >>
【喜讯】文学院学子在第二届“广西高校...
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专业及实验实训教学...
校领导到思源湖校区宣讲党的十九届六中...
【献礼自治区十二次党代会】以高质量党...
广西民族大学民族学特色专业建设成效显著
自治区文旅厅领导到我校作报告
广西语言学会第六届会员大会在广西民族...
【喜讯】我校在2021年全区高校“5.25”...
【我为群众办实事】加装电梯解民忧 上楼...
【喜讯】我校在2021年全区师范生信息化...
媒体关注更多 >>
【广西日报】在巩固发展民族团结上彰显...
【泰国网】致敬经典文学、传承中国文化
【人民网】泰国玛哈沙拉坎大学孔子学院...
【孔子学院】今日孔院 | CI NEWS来了(20...
【马哈沙拉坎大学孔子学院】汉教薪火,...
【泰国网】名师实用培训讲堂,助力泰老...
【中国社会科学网】发挥『社会热词一点...
【中国新闻网】51名国际学生在广西师范...
【老挝资讯网】薪火相传!老挝留学生眼...
【人民网】泰国老挝孔子学院联合举办本...
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一次集体...
中国共产党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一届委员...
自治区党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传达学...
第一观察|从四组关键词读懂总书记广西行
“加油、努力,再长征!”——习近平总...
习近平在广西考察时强调 解放思想深化改...
中共中央组织部:扎扎实实抓好党员干部...
中共中央宣传部:努力在党史学习教育中...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 民大新闻网 >> 专题报道 >> 正文
 
【话题】网络流行语霸屏,百搭背后需慎思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作者:马子茵 实习记者:许文山 杨雨    时间:2021年11月25日 16:42    浏览次数:

在2021年上半年网络流行语评选中,“yyds、xswl、躺平”等词语入围前十榜单,网络流行语已成为时下青年人表达情感的主要语言方式之一。

网络流行语频频出圈,在表达日益简单化的同时,也在悄然改变着青年人的语言体系。作为最主要的青年群体,大学生为何追捧流行词语?网络流行词是否会成为“失语症”的“元凶”?当流行与传统碰撞,大学生又当如何理性使用网络网络流行语呢?

 yyds破圈,难逃同质化陷阱

据2020年微博网络流行语使用数据调查显示:87%以上的大学生曾使用网络流行词,近5成大学生每天都会使用网络流行语进行交流。从“绝绝子”到“yyds”网络流行语正逐渐渗透在人们的生活中。

从来源上看,网络流行语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种出自“娱乐梗”,如《变形记》中王境泽的“真香”;另一种则为汉语或英文首字母缩写。

在众多缩写词汇中,yyds堪称典型。yyds是“永远的神”的缩写,借以表达对某事某人的赞美。其最早源于游戏博主山泥若对电竞选手乌兹的赞美,因适用范围广,朗朗上口,成功出圈。

“网络流行语能够简洁娱乐地表达意思。”数学与物理学院2020级信息与计算机科学专业李晓燕说。

与传统文字相比,网络流行语具有简单便捷,模式化和可复制性强的特点。然而,流行热的背后也暗藏语言危机。化学化工学院2018级应用化学专业小王(化名)说:“流行语充斥我的交流,离开梗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正如网评所说:“除了‘yyds’找不到其他赞美之词,万物皆可‘绝绝子’”。

当青年人把yyds挂在嘴边时,“xswl、zqsg……”等词语如潮水般涌进对话框,流行语虽火爆,却难逃复制式发展。

求索本源,问因流行语泛滥

我们今天正处在一个技术时代,借助技术、流行和时尚的力量,语言为社会生活中人们交流的手段和工具,会不断传播,进而成为人们的生活方式。

“流行词经常现身我的微博、朋友圈,不知不觉便融进了我的语言。”文学院2019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农佳薇说。2020级汉语言文学专业何旭聪坦言:“每当这些词语弹进我的聊天框,都会激起我查找含义的好奇心。”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为10.11亿,互联网普及率达71.6%。伴随着人们网络交流求新、求异的需求,流行语应运而生。

此外,流行语传播力强,部分同学表示,自己是为追求公众文化而被迫使用。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2020级政治学与行政学专业卫世健表示:“我使用流行语更多的是为跟风。”

紧跟潮流已成为当下大学生的共识。小王说:“如果不使用流行语,别人觉得我落伍怎么办?”攀比式的词语传播,进一步加速了流行语的更新,也使大学生深陷流行文化。

语象激变,需守语言文化之根

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写道:“我的语言的界限意味着我的世界的界限。”语言是思考世界的工具,文字语言表达是为提供更好的精神享受。然而,有部分受访者认为,单一化、模式化的网络流行语无法提供这样的思维能力。

“大学生群体对流行语的普遍使用,会一定程度上造成他们的思维方式被困在‘梗’这个狭小的范畴中。”政管学院2021级政治学类专业覃蓓雯说。豆瓣小组中的“文字失语者互助联盟”中有不少大学生感慨:“进行逻辑完整、复杂长篇的表达时便会陷入失语窘境。”

农佳薇曾接触过汉语语言规范课程,她表示:“网络流行词虽然大众化,但并不规范,其内涵良莠不齐,低俗的网络语言很容易误导青年人。”

“层出不穷的网络词语让我感到自己与时代脱节了。”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2020级历史学专业陈红感叹,“有时候不自觉就会听到诋毁性的流行词。”

网络流行语的出现离不开时代和语境的变化,互联网式的娱乐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人们的表达方式。快速、简练、便于记忆的语言形式在使人们获得交流快感的同时也值得青年人反思。

何旭聪认为:“我们应该提升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不能人云亦云,传统汉字文化传承两千多年,始终是中华文明的瑰宝,青年人不应该使流行语变成谩骂攻击的工具。”

在碎片化阅读和快捷性表达的网络时代,一句“绝绝子”终究难以替代“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惊艳。大学生应警惕“失语”,真正从文字上下功夫,守护根基才能更好地与时俱进。(编辑:杨晓冬 实习编辑:杨慧敏 校对:欧小娜 陈欢  农婷婷)

上一条:【短评】纵然“付费他律”,自律也不可忽视 下一条:【党史学习教育】广西民族大学图书馆“湖畔书香”系列读书活动综述

关闭